參考消息網7月12日報道 美國《彭博商業周刊》網站7月8日發表題為《德國的14年計劃是如何摧毀巴西的》的文章,內容如下: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德國隊球員梅•厄齊爾(右)與巴西隊球員保利尼奧在比賽中爭搶。新華社記者李尕攝。
  快到終場時,觀看德國以7比1摧毀巴西是很艱難的過程。可憐的安德烈·許爾勒,他下半場作為前鋒替換上場,踢進了兩個球,但是無法像在第11分鐘踢進第一個球的托馬斯·穆勒那樣慶祝。我的一個朋友在柏林一家酒吧看球,他說,當奧斯卡在第90分鐘終於為巴西踢進一球的時候,酒吧里所有的德國人都發出了同情的歡呼。
  巴西的確在這場半決賽和整個世界杯都發揮得不好,它之前淘汰賽的獲勝幾乎全是因為幸運。德國隊利用精妙且有靈氣的足球打敗了他們。這不是意外,而是因為德國擁有才華橫溢的黃金一代足球運動員。這來自於一個14年計劃,即在8000萬德國人中找到所有真正能踢足球的孩子,在小時候訓練他們,讓他們進入專業足球隊。
  差不多所有的國家都在這樣做。比利時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好。今晚的比賽之後,你可以說德國做得最好。
  在2000年的歐錦賽上,德國小組沒有出線。因此負責德國國家隊的德國足協出台了一個計劃。以往根據歐洲傳統,各俱樂部球隊負責本土年輕球員的挖掘與青訓。像西班牙巴塞羅那隊和荷蘭阿賈克斯隊等一些球隊因為其青訓學院而聞名於世。但是德國足協決定在2002年啟動了全國性的青訓計劃,要挖掘出全國所有青年才俊。
  德國標準化的國家青訓體系會教全國6歲孩子基礎的足球技巧。它由得到德國足協頒發執照的教練在每一個城鎮執行。到孩子們8歲時,隨著訓練持續,球探開始為俱樂部青年隊尋找足夠好的孩子。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巴西隊球員馬塞洛(右)與德國隊球員穆勒拼搶。新華社記者陳建力攝。
  今年春天,我觀看了我的德國教子保羅在他的青少年隊踢的一場足球比賽。他8歲了。這個年齡的德國孩子完全不是毫無章法地踢球。他們有自己的位置,過人利落,也會選擇合理的時機射門。他所在的青少年俱樂部是全國青訓體系的一部分。
  現在德甲聯賽和德乙聯賽所有的專業俱樂部球隊都要資助自己的足球高中。從2002年到2010年,足球俱樂部向青少年開發投入的資金幾乎翻了一番,達到了每年8500萬歐元。我們已經能從一些球員身上看到這筆開支的回報了。
  德國隊主教練勒夫有幸獲得了一代非常有天賦的年輕球員:尤利安·德拉克斯勒(19歲),安德烈·許爾勒(22歲),斯文·本德(24歲),托馬斯·穆勒(23歲),托尼·克羅斯(24歲)等。
  穆勒,克羅斯和許爾勒。這三個人在周二為德國貢獻了7粒進球中的5粒。
  有些國家很幸運。阿根廷值不值得擁有梅西,葡萄牙值不值得擁有C羅?但是國家足球隊是一種動員,是長期計劃的結果,有時候這種計劃可以持續數十年。
  德國並沒有有幸得到梅西或C羅。但是德國多年維持一項複雜的國家計劃,將它作為隱性以及顯性投資,並長期堅持致力於這項投資。或許我們不應對德國表現得如此之好感到驚訝。
  【延伸閱讀】
  西媒:德國足球黃金一代將在本屆世界杯上畢業
  2014-07-11 16:24:28
  參考消息網7月11日報道 西班牙《阿貝賽報》7月9日稱,在世界頂級足球國家,足球的鼎盛並非偶然。如西班牙,當天才一代出世,西班牙足協就決定抓住機會,制定了不同年齡段國家隊的全套計劃,最終造就了西班牙足球的輝煌。
  德國隊也是如此,甚至做得更好。這批黃金一代自2009年就開始一起踢球。主帥勒夫在巴西世界杯上帶領的德國國家足球隊就是以2009年奪得U21歐洲杯的那支年輕的隊伍為班底,其中包括諾伊爾、博阿騰、胡梅爾斯、赫迪拉、厄齊爾和赫韋德斯。尤其是厄齊爾在U21歐洲杯決賽中一戰成名。
  如今這6個人都成了勒夫率領的德國軍團的中堅力量。除了赫迪拉因傷缺陣,其他5人在本屆世界杯的賽場上悉數亮相。除了他們,穆勒、克魯斯、格策和德拉克斯勒也都是20歲剛出頭的生力軍。此外,德國隊還有拉姆、施魏因施泰格和波多爾斯基等老將壓陣。
  作為德國隊主力之一,胡梅爾斯曾經說:“能夠一起成長真好。你可以瞭解隊友在賽場內外的一切。我們就像一個大家庭。”
  這麼多天才聚集在一起也絕非偶然。自2000年歐洲杯失利後,德國足協就開始了復興計劃。該計劃包括,在上千名教練的監督之下,在全國範圍內尋找年齡在8歲到14歲之間的天才少年球員。根據該計劃,德甲聯賽的足球俱樂部可以和其中最優秀的小球員簽約,將他們送進自己的培訓中心。
  報道稱,與此同時,德國足協還鼓勵教練員繼續深造,不斷提高專業水平。目前德國已經擁有3.5萬名足球教練員,是世界上足球教練人數最多的國家。在如此堅實的基礎上,實力雄厚的德國足球俱樂部都是自己培養天才球員,而無需像大多數國家和地區的足球聯賽一樣從國外引進年輕球員。因此這些俱樂部在擁有天才球員的同時又省下了大筆轉會開支。
  此外,勒夫的態度與德國足球的成就也關係密切。他非常欣賞西班牙隊,毫不吝惜對西班牙主帥博斯克的贊美之詞。他吸取西班牙足球“tiki-taka”打法的精髓,佐以德國足球的力量、速度和強勢。國家隊球員個個在場內勤奮刻苦,在場外毫不張揚。在全世界足球愛好者的註視之下,德國足球黃金一代將於7月13日舉行一場規模宏大的畢業慶典。(編譯/劉麗菲)
  【延伸閱讀】
  外電:德國將傳控足球發揚光大 打法更簡潔
  2014-07-11 10:28:00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使用升級版“tiki-taka”打法的德國隊在半決賽中以7比1重創東道主巴西隊。圖為德國隊的許爾勒(左二)在比賽中射門。(路透社)
  參考消息網7月11日報道 美聯社7月9日稱,在巴西世界杯上,德國隊將“tiki-taka”這種西班牙隊最早使用、講究快速短傳的打法推向了又一個高度,給這一控球哲學註入了永不衰退的高效率。
  在半決賽中出人意料地以7比1重創東道主巴西隊後,德國戰車離第四次捧起世界杯冠軍獎盃只有一步之遙。
  西班牙隊曾兩次在重大賽事中擊敗德國隊,他們的打法給德國隊主帥勒夫留下了深刻印象。勒夫從中借鑒了許多經驗,當然,也加入了他自己的元素。
  像西班牙隊一樣,德國隊也喜歡控球,但勒夫率領的德國隊有意避免頻繁的橫向傳球,而是抓住機會適時推進。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德國隊球員傑•博阿滕(右二)在比賽中拼搶。新華社記者劉大偉攝。
  當德國隊在本方半場得球後,勒夫要求隊員們迅速將球向前傳,撕開對方防線,因此德國隊創造出了很多機會,並取得了相當多的進球。
  西班牙人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總共打進8個球,而本屆世界杯到目前為止,德國隊已收穫17個進球,而且還有一場比賽未踢。
  但是,西班牙隊的打法基於頻繁的傳控球,直到發現合適的機會,而勒夫率領的德國隊更喜歡進攻和冒險。
  勒夫在本屆杯賽早些時候曾說:“我們想要控球,但那隻是我們打法中的一個方面。我們希望進行地面配合,避免長傳和高球,而是快速轉換。我們需要提高效率。”
  這種打法在對陣巴西隊時得到了完美的運用,歷史性的比分便是體現。
  本場德國隊首發陣容中有6人來自德甲拜仁慕尼黑隊,此前一個賽季,這支豪門由瓜迪奧拉執教。瓜迪奧拉將“tiki-taka”打法發揮到了極致,在執教西甲巴塞羅那隊的4個賽季中,他率領該隊共奪得14個冠軍頭銜。巴塞羅那隊給西班牙國家隊帶來了戰術啟發,後者藉此兩奪歐洲杯冠軍,一次獲得世界杯冠軍。
  勒夫還採用了“偽9號”的戰術體系(沒有真正的前鋒),這同樣借鑒自西班牙隊。但當德國隊在本屆杯賽早些時候的幾場比賽中遇到麻煩時,勒夫還是毫不猶豫地換上球隊中唯一真正的前鋒克洛澤發起猛攻。
  德國隊證明,不過多控球也能取勝。在與法國隊的那場四分之一決賽中,兩隊的控球率相當接近,但法國隊還是以0比1告負。而在8日的半決賽中,巴西隊的控球率達到51%,但結果你也知道。
  目前為止,德國隊在本屆世界杯上累計完成的成功傳球為3421次,幾乎是各隊平均水平的3倍。
  【延伸閱讀】
  外媒:德國製造巴西足球史上“最大慘案”
  2014-07-10 12:27:35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穆勒(左一)的進球拉開了德國隊狂攻的序幕
  參考消息網7月10日報道 巴西《聖保羅報》網站7月8日發表題為《巴西隊被德國隊屠殺,遭遇歷史上最慘痛失利》的報道,內容如下:
  完全被壓制的巴西隊,8日在米內羅球場進行的世界杯半決賽中被德國隊屠殺,1比7大敗。
  為德國隊進球的是穆勒、克洛澤、克羅斯、赫迪拉和許爾勒。克洛澤的進球是他在世界杯上的第16個進球,由此超越羅納爾多,成為世界杯歷史上進球最多的球員。巴西隊的唯一進球是奧斯卡在下半場第45分鐘攻入的。
  這是巴西隊百年曆史上最糟糕的一場失利。巴西隊也是世界杯上第一支在比賽前29分鐘就被攻入5個球的球隊。
  拉美社7月8日發表題為《最糟糕的劇情,最恐怖的電影:德國隊屠殺巴西隊》的報道,內容如下:
  在今天這樣一個日子里,很多巴西人將不再相信上帝;在今天這樣一個日子里,1950年的“馬拉卡納慘案”似乎只是一段不真實的歷史;在今天這樣一個日子里,足球變得不再現實。
  今天,德國隊的實用主義打破了數以百萬計巴西人的夢想,他們眼睜睜地看著桑巴軍團在米內羅球場以1比7的比分輸給德國隊,這是世界杯歷史上最恥辱的失敗。
  更讓巴西人難以接受的是,德國隊前鋒克洛澤正是在這場比賽中打入一球,超過巴西人羅納爾多,成為世界杯歷史上進球最多的人。
  巴西人在比賽剛開始時的表現似乎是要掌控比賽,但這一激情僅持續了不到10分鐘就被強大的德國人打破,後者更強大、更有紀律,比冷酷的殺手更冷血。
  沒有了席爾瓦和內馬爾的巴西隊,更像是一支業餘球隊,沒有思想、沒有套路、更沒有“美麗足球”,只有一位躺在2002年捧得世界杯的榮耀歷史中的平庸主教練。
  巴西隊球員表現無力,米內羅球場中的加油聲此起彼伏,但那是給德國隊加油,這成為巴西隊在世界杯上最大的恥辱。
  德新社7月8日發表題為《夢魘般的慘敗終結了巴西的世界杯夢想》的報道,內容如下: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巴西隊後衛路易斯在慘敗後傷心流淚
  巴西人夢想著13日能在家門口捧起“大力神”杯,但即便是他們有過的最可怕的噩夢,大概也抵不上8日的半決賽對陣德國隊時1比7的慘敗。
  缺少了核心球員內馬爾及隊長席爾瓦的東道主巴西隊賽前就不被看好,他們面對的是本屆杯賽上表現最好的球隊之一。
  然而,在貝洛奧里藏特米內羅球場中發生的一切還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中場休息前,巴西隊已0比5落後,看臺上噓聲一片。到下半場後段,數以千計的巴西球迷甚至開始為在球場上馳騁的德國人叫好。
  在德國人打入第7個進球後,巴西隊門將塞薩爾在球門裡流下了眼淚。
  四分之一決賽對陣哥倫比亞隊時內馬爾的受傷退賽,讓巴西隊遭到重創。
  然而,這個噩夢很可能還要持續幾天,因為巴西隊還要備戰12日在巴西利亞舉行的三四名比賽。
  巴西在1950年也曾主辦過世界杯,當時巴西隊在最後一場比賽中負於烏拉圭隊成為巴西的國家悲劇。那場失敗被稱為“馬拉卡納慘案”。
  64年後的今天,人們的期待並沒有那麼高。巴西人面臨的任務更加艱難,因為一支實力衰退的巴西隊需要戰勝狀態正盛的德國隊,東道主的失敗似乎早已註定。
  然而,這場原本可以理解的失敗成為巴西人的“米內羅慘案”,德國人上演的進球大戲讓五星巴西遭遇史上最慘重創。
  【延伸閱讀】
  德國足球:十年努力成功實現復興
  2014-06-19 09:10:00
  《參考消息》駐柏林記者商婧報道 2000年,德國足球在國家隊和職業聯賽兩條戰線紛紛遭遇滑鐵盧,成績跌落明顯。德國足協痛定思痛,認真反思,制定了名為“培養天才”的“足球復興十年計劃”,從導致德國足球衰敗的根源——“青訓體系缺失”入手根治。2010年南非世界杯德國隊奪取季軍,2013年德甲拜仁慕尼黑俱樂部豪取五冠,標志著德國足球再次崛起。
  青訓計劃分“三步走”
  德國國家隊和德甲俱樂部同時崛起絕非偶然,他們秉承著同一個理念——嚴格執行德國足協制定的青訓復興計劃。
  德國足協的青訓計劃實行“三步走”戰略:草根足球、俱樂部青訓中心、與學校展開合作。
  第一步,足協首先從最底層的草根足球開始,改革基層地區足協體系。作為傳統足球大國,德國每個地區一直都有自己的足球組織,但缺乏系統。足協在改革過程中著重廣泛建立訓練基地,制定全德統一的訓練計劃並提供財政支持。這一步的目的是培養青少年足球興趣,為他們提供良好的運動環境,並從中選拔有潛力的球員,給青少年球員和職業足球俱樂部提供雙向選擇機會。以北威州勒丁豪森鄉足球俱樂部為例,這支參加德國第五級聯賽的球隊,擁有體育場、教練組、醫療團隊、球迷中心等完備的俱樂部設施及專門培養小球員的青少年隊。
  第二步,聯絡協調俱樂部,通過足協制定的政策推動俱樂部重視併發展青少年足球。根據德國足協要求,自2002年開始,德國足球甲級聯賽(德甲)和乙級聯賽(德乙)的36支球隊必須設立自身的青訓中心,否則將被取消參加聯賽資格。同時,青訓中心需配備全職教練、寄宿制學校和充足的場地等基礎設施。這項措施從政府指導的角度強制俱樂部必須對青訓加大投資,並對本隊青訓部門進行重新評估。足協會提供部分資金支持。據德國足協統計,2000年至2010年,足協對基層地區和俱樂部青少年足球發展投入超過5億歐元。
  第三步,與學校展開合作,建立雙軌系統,培養小球員全面技能,為他們未來融入社會生活提供充分保障。據沃爾夫斯堡12歲以下青年隊教練馬克·維爾哈恩介紹,小球員們每周參加4次專業足球訓練,但他們必須同其他孩子一樣接受教育。維爾哈恩說,每一位踢球的孩子都夢想能進入德甲,但是只有極少數人能夠成為職業運動員,進入頂級聯賽的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足球學校和青訓中心與學校展開合作,培養孩子在文化知識、動手能力、技工技能等方面的能力和興趣,保障不能成為職業球員的孩子同樣能在社會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快樂足球”深入人心
  “足球復興十年計劃”的青訓大綱中就目標、原則以及進入國家隊標準等進行了明確規定。目標分為三個層次:第一是讓德國足球站在世界之巔,在歐洲杯、世界杯和奧運會名列前茅;第二,感受快樂,不管是初學者還是頂尖球員都能找到一份樂趣;第三,足球作為一項運動,成為健康的保證。訓練原則規定了自信心、心態、求勝欲望、自我批評和團隊合作精神等方面的底線。
  對進入國家隊的條件,德國足協也制定了六條標準,第一就是“快樂足球”。球員通過足球找到快樂,要有創造性和“一對一”對抗的樂趣,其後才是身體條件和體能、壓力下技術能力發揮、戰術防守能力、戰術進攻能力和個人整體素質要求。這些標準基本上是現代足球的精髓,在國際上是通用的。
  德國國家隊的大門向所有有能力的球員敞開。德國足協擁有所有註冊小球員的資料庫,並根據他們的日常訓練表現等指標進行評估,各級青年隊教練甚至是國家隊教練可以在其中選擇各項指標和能力符合自己要求的球員入隊。同時,德國足協建立了足協和家長雙重監督系統,避免造成人才流失等問題。
  復興之路啟示中國
  德國足球從2000年的低潮期到重新崛起,經過了十幾年的不懈努力。德國足球的十年復興路能夠給我們許多啟示。
  首先,政府必須從意識和行動上重視足球運動,併為足球運動的發展提供規範的制度化保證。
  其次,必須加強體育基礎設施建設,為全民參與提供可能。以沃爾夫斯堡為例,據當地足校人員介紹,這座面積約2萬平方公里、人口僅12萬的城市,僅在市區就擁有30塊配有專業設施的足球場地,其中還不包括各級學校的運動場。這些足球場地的外租價格低廉,從而保證青少年都能夠使用。
  再次,必須建立完整的青訓體系,提高青訓水平。拜仁俱樂部國際事務負責人、資深足球記者哈格爾長期關註亞洲足球,他在比較中日兩國足球發展的差距時表示,兩國最大區別就是日本擁有眾多的足球學校和廣泛的群眾運動基礎,而中國沒有。
  最後,必須完善足球人才選拔監督制度,保證選拔透明公正。哈格爾認為,腐敗是中國足球最大的弊病。杜絕腐敗的最有效措施就是完善人才選拔監督制度。這方面可借鑒德國的做法,建立足協和球員家長雙重監督制度。
  德國足協主席尼斯巴赫曾經對記者說過這樣一句話:“我們的足球仍有很多挑戰,其中一項就是積極球員人數,我們必鬚髮展更多愛好足球的年輕人,夯實足球基礎。”一位執掌著擁有650萬註冊球員的足協主席說出這樣的話,值得中國足球人深思。  (原標題:美刊:德國足球青訓體系是如何摧毀巴西的)
創作者介紹

臥房傢俱

ko35kofg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